国语自产免费精品视频在_国产一区二区精品视频 →→ ★花样情色在线★

魔女天娇之白瑞雪[

时间:2020-11-15 21:44:30

白瑞雪优雅地坐在床缘,向史通明道:「便由史门主开始好麽
  史通明尚没来得回答,白瑞雪的柔荑已经伸将过去,轻轻地握着他正缓缓暴胀的玉茎,在她几番套弄下,便即硬如铁柱,朝天直竖。一个红得异常出奇的玉冠,兀自闪闪生光,泛着湿润的光芒。

  白瑞雪这时道:「你茎端赤红,眉心泛红,这些都是中毒的征状。一会儿你进入我体内时,千万不能急色,更不可自行挺动,必须眼观鼻,鼻观心,把浑身慾念抑压住,极力护住心神,决不可兴动洩出来。要不然便如我所说,将会前功尽弃,大有生命危险。直至我运功完毕,把你体内毒素悉数吸除方可。这点你须当紧记。」

  史通明自知生死攸关,便即颔首应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白瑞雪徐徐上榻,见史通明的宝贝已进入状况,便即提高丰臀,单手轻提龙枪,把他的头儿先在户门磨蹭,直到自己慾念渐浓,内中玉液满溢,方缓缓坐下,龙枪立时寸寸深进。

  史通明只觉她紧不可奈,被她的窄细玉缝箍得畅美非常,且又润又暖,如投温室,直美得难以形容。再看见她那姱容修态,仙姿玉质,确也令人难以按忍。但当想起白瑞雪的一番说话,只得勉力强制,把团团慾火压了下来。

  而在二人身旁的唐贵,目光到处,方好见着他们的交合所在,更是情慾大动,恨不得白瑞雪马上来爲自己解毒,一尝那销魂砭骨的滋味。



  白瑞雪深深抵着尽处,闭上双目,气凝丹田,运起「肆同契」的吸毒神功,脸上红气登时大盛,膣道猛地强烈收缩。史通明被她这般一弄,立时又爽又美,只觉内中蠕蠕而动,肉壁时收时放,宛如婴孩啜食,且炙热非常。

  到得后来,史通明顿觉龙枪略感麻痒,继而印堂一热,一道热流直往金律、玉液、鱼腰、百劳和十二井穴。这股热流不断在四肢百骸来回游走,说不出的舒服。他不禁合上眼睛,任由那热流在体内左沖右突。

  也不知过了多久,方听见白瑞雪喘声道:「好了,终于大功告成了!」说话甫毕,史通明便觉她徐徐脱离自己身体。他张眼一望,只见白瑞雪笑脸盈盈的道:「你没事了,体毒终于全部解除,你看……」

  史通明循她目光,把眼望向自己胯间,果然看见殷红如血的玉冠,现已回複原来的色泽,心里不由大喜,一叠连声多谢。

  休息了片刻,白瑞雪又骑在唐贵身上将肉棒顶住湿淋淋的秘洞口,两手按在住唐贵胸前,款款摆动粉臀,“滋”的一声,龙枪滑入了淫水淋漓的秘洞内,一股强烈的充实感,顶得白瑞雪不禁啊啊直叫,语调中竟含着无限的满足感。随即运臀如飞,疾上疾落套弄了一个多时辰,方行完事。

  二人身上淫毒尽去,知道这条性命终于捡回来了,对白瑞雪自是感激不尽,千多万谢。

  白瑞雪内力大耗整个人无力的趴在唐贵身上,不时的微微抽搐,一头如云的秀发披散在床上,由莹白的背脊到浑圆的丰臀以至修长的美腿,形成绝美的曲线,再加上肌肤上遍布的细小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我好累,抱住我好吗?」唐贵美人在怀,双手不由移到白瑞雪的背上,拨开散乱在背上的秀发,在白瑞雪的耳边、玉颈处轻柔的吸吻着,两手更从腋下伸入,在白瑞雪的玉峰处缓缓的揉搓,正沈醉在高潮馀韵中的白瑞雪,星眸微啓,嘴角含春,不自觉的轻嗯了一声,带着满足的笑容,静静的享受着唐贵的爱抚。

  白瑞雪已知他二人淫毒尽去索性再给他们些甜头,也好让他二人死心蹋地对付血燕门,看他二人眼巴巴的色样便知欲望还未满足,于是叫一旁休息的史通明过来。又俯在唐贵身上握住已软下去的玉茎伸头吐出香舌,先舔去棒头的浆液,又在棒身来回舔吻一阵,顺路而下开始舔弄皱囊,双唇已含上他一边卵子,或吸或吮,恣情播弄后方徐徐含入口中,大肆吸吮,吃得唧唧有声。间歇让他的大肉棒深深的插入她的口腔,直抵喉管。唐贵感觉从未有过的的兴奋快感沖击着全身,直美得两眼一翻,高声喊爽。

  史通明见着二人的姿势,随即会意,便移身到白瑞雪高高翘起的丰臀后,但见白瑞雪的玉户粉红娇嫩,层层的嫩肉围成了一朵娇豔的花蕾,蚌珠鼓突白浆遍布,那能再按得住心火,登时踏前一步,把那半硬不软的话儿,紧抵着白瑞雪的门户乱磨乱擦。



  唐贵也伸手抚上她滑嫩的肌肤,轻轻的游移着。白瑞雪自觉那含在口中的玉茎缓缓暴胀,于是掉过身躯跨开双腿分开骑在他的身上,手握住龙枪对準紧窄菊门缓缓坐下,只听「卜滋」一声,龙枪立时撑开菊门纳进了大半截,紧接着,她擡起粉臀来又往下压,一起一落地套着他的阳具,白瑞雪猛吸凉气,身子阵阵的颤抖,喃喃低语道:「喔……好涨……好舒服……喔……」

  唐贵只觉胯下肉棒被一层层温暖紧实的嫩肉给紧紧的缠绕住,比起在秘洞内的感觉还要更加的温暖、紧实,尤其是洞口,那种紧箍的程度有如要将肉棒给夹断似的,叫他舒爽得浑身毛孔全开。

  他抱紧她娇美的身躯,睡倒在自己身上。白瑞雪本背他而坐,给他这样一卧,登时仰脸向天,一袭秀发随之向后飘洒。凹凸胴体暴露无遗,玉乳高耸,雪腿纤滑修长,圆润优美,纤纤细腰仅堪盈盈一握。双脚离地又被唐贵掰的老开,两片粉红莹润的花瓣微微向外张开着,仍不住收缩抖动,全然展陈在史通明眼前。白瑞雪不觉大羞却又感觉有趣不住的娇笑起来。两只穿着雪白短袜的小脚在空中乱摆,史通明瞧得心头滚热,胯间的东西不觉硬挺起来,

  史通明便捉住两个小脚把玩起来,白瑞雪只觉一股无可言喻的趐痒感窜遍全身,整个人一阵急遽的抽搐抖动,口中呵呵急喘娇笑不已。唐贵则双手徐徐穿她腋下移到她前胸,偌大的手掌,已把她两个尖挺雪白的玉峰握在手中。不住的撚弄那硬挺的蓓蕾。

  白瑞雪略擡娇躯,一手拨开双唇,一手握向史通明的龙枪拉至胯间上下拨弄肉穴内猩红的肉瓣,乳白色的蜜汁已不住的自两片花瓣间缝汹涌而出。「史大哥,快插进来吧,还等个什幺,把你的大宝贝全根弄进来插死瑞雪吧。」但见史通明将她修长的双腿放下,双手搂住她的柳腰,胯下枪头奋力一撑,逼开了鼓突的唇瓣,缓缓望里戳进。硬大浑圆的棒头,倏忽被她吞没。「嗯……好粗好大……啊……喔…爽死了……你两人真要弄死我了。」

  白瑞雪前后受击,双枪齐至,「噗哧,噗哧」捣弄声不绝于耳,当真浑身通爽。二人一出一进,直美得白瑞雪媚眼如丝,贝齿紧咬,口中娇喘吁吁,玉门大开,浆液「唧唧」如潮,一串串滴将下来,煞是迷人。

  白瑞雪不时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彷佛十分饑渴一般,泛红的肌肤布满了细细的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正在迎合着剧烈的抽插,强烈的刺激使她身体扭曲,并且皱紧了眉头,双拳紧握,就连十个小婷玲珑的脚趾也蜷曲到了一起,优美而匀称的大腿和小腿的肌肉也随着每一次的抽插而变得紧绷。似乎难耐淫欲的煎熬……

  白瑞雪也不再按抑,只求尽情发泄。加之被二人干的骨酥神颠,丢个不止,喉间咿咿唔唔,喃喃自语,全身无力的瘫软下来。



  白瑞雪方才行功为二人解毒,所耗内力着实不少。事毕只是缓缓侧身躺在二人中间养气生息,约有盏茶时间睁开眼来,只见史通明一脸感激之情,怔怔地与她目光相接。白瑞雪微微一笑,道:「你也不用感激我,我爲你们解毒,实是我另有原因的……」

  史通明道:「白姑娘的意思,唐某也猜想到几分。我两人的性命是姑娘救回来的,若有什麽用得着咱们,大可以直说无妨,火里火里去,水里水里去,就是要咱们在血燕门里作卧底,也不成问题,只要我等做得来的,决不会皱一皱眉头。」
  白瑞雪嫣然一笑,道:「两位请不要误会,我刚才的说话绝无这个意思,更不是要你们步履险地,爲咱们作什麽卧底。」

  唐贵在旁道:「莫非要咱们加入你们,联手对付血燕门?要是这样,我两人便即加入是了,刬除奸邪,也是我等学武之人该做之事,更不用迟疑。」
  白瑞雪道:「这样当然最好,我们人手向来薄弱,多一分人力,自是多一分成功的机会。明天便是武林大会比武的日子,血燕门门主既然驾临,相信会有大事发生,咱们必须结集人手,与他们对抗到底。爲免打草惊蛇,小女子只想你们恢複血燕门杀手的身分,返回密林的岗位,免得给他们起疑。」

  史通明道:「只要白姑娘信得过咱们,这般小事情,自无问题。」


  白瑞雪点头一笑,道:「你这样说,当真越说越不成话了,我又怎会信不过你们呢。过了明天这个重要日子,关于两位的去留,再另行计较好了。」
  史通明突然咬牙切齿道:「那个臭嫖子,若再给我遇上她,非要把她生吞活剥不可,史某这年多来的冤屈气,不要好好掏回来,实难消心头之气。」
  白瑞雪笑道:「你不是说过她武功极高麽,当年你已经斗不过她,恐怕你现今也未必能胜她,依我看还是忍耐些时,要报仇总会有机会的。」

  史通明道:「没错,我一个人或许不是她敌手,但我多结好手与她一拚,也未必便会输与她。」

  唐贵附和道:「史大哥说得对,这个仇是非报不可的。我「长虹剑派」虽非什麽大门派,但上上下下也有近百人,就不相信斗这个妖女不过。」

  白瑞雪微微一笑,道:「好了,你们老是说什麽报仇的、妖女的,这些都是将来之事。我说还是先把事情查探清楚,再去找她报仇也不迟,说不好内里还有什麽秘密呢。」她这番说话,全都是爲了瑶姬的安全着想,免得二人真个倾巢而出,找上瑶姬报仇,天熙宫确也不易抵挡。

  二人见她这样说,也只好不再出声,白瑞雪看见二人的表情,也知道自己未必便能说得动他们,到得那时,只好见步行步是了。



  白瑞雪又娇声道「史大哥,麻烦你把夜壶拿上来,瑞雪要方便一下。」
  二人见白瑞雪大大方方地要求在他们面前方便,当然求之不得,试想又有多少机会能看到想白瑞雪这般清丽高贵的美女如厕的美景呢?

  唐贵忙道「白姑娘,我们这的夜壶汙秽的紧,怎能让姑娘用。」

  白瑞雪不解道「那又该如何?总不成让瑞雪尿在榻上吧!」

  唐贵忙向史通明道「史大哥,去把我们的碗拿来!」

  史通明会意,忙下榻到桌上取过给二人送饭时的空碗,对白瑞雪道「还请白姑娘尿在这碗里!」

  白瑞雪平日放浪形骸,阅人无数,当然知道这二人的想法,也不害羞,娇声道「还请史大哥抱着瑞雪尿。」

  于是史通明做坐在榻边从背后抱着白瑞雪,并把白瑞雪那修长的玉腿大大地分开,唐贵光着身子下榻,蹲在白瑞雪的玉胯间,只见白瑞雪那胯间肉穴内猩红的肉瓣鲜豔夺目,乳白色的蜜汁不住的自两片花瓣间缝溢出。娇红狭窄的菊花洞口微微开合着,一股乳白的精水正缓缓滑出,美不胜收。

  唐贵忍不住伸出舌头在白瑞雪这妙处一阵狂舔,弄的白瑞雪浪水潺潺,花唇不住翕合颤动,不禁浪声到「这种感觉真美!待瑞雪尿给你!」

  唐贵忙将碗放到白瑞雪的胯下,白瑞雪玉手分开两片殷红的肉唇,只见一串乳白的精水夺门而出,落在碗里。白瑞雪娇声道「瑞雪要尿出来了!」



  话音刚落,只见一股又急又热的尿水从白瑞雪那娇嫩的肉穴中急射而出,一下全喷到唐贵的脸上。那又骚又鹹的滋味让他大呼过瘾。

  白瑞雪笑到「快用碗接住!」

  唐贵这才用碗去接住那急射的玉露。转眼间,那微黄的尿水以接了将近半碗,背后的史通明急道「白姑娘慢一点,待在下一饱眼福!」

  白瑞雪忙一提玉胯,将尿道封住,笑道「忘不了史大哥的!」

  于是唐贵与史通明交换,唐贵上榻抱住白瑞雪,将那玉腿大大地分开,真个胯间妙处纤毫毕露。只见一串玉奖正挂在菊花门口。史通明一手拿碗接在白瑞雪的菊花洞口,一手分开那菊门,顿时一股白浆直落在碗里。史通明看得欲火中烧,伸出舌头就去舔那菊门,激得白瑞雪娇声道「别急,我还没尿完呢!」
  史通明将装满尿水和精水的碗放在榻上,对白瑞雪道「就请白姑娘尿在我嘴里吧!」说罢就张开嘴凑到白瑞雪的肉穴前。

  白瑞雪早就放浪形骸了,于是优雅地用柔荑分开两片花唇,将剩下的尿水全射入史通明的口中。史通明大口地喝着那又热又鹹的骚水,乐不思蜀。
  待白瑞雪尿完后,史通明又用舌头在那胯间尽情游走一番才罢手。那边,唐贵也将碗中的尿水、精水喂入白瑞雪的口中。白瑞雪温顺地喝了几口,兴奋地唐贵将剩下的玉浆悉数喝了下去。那又滑又臊的味道让唐贵消魂不已。



  待三人缓下气来,史通明抹了抹嘴角的尿水,道「白姑娘对我二人如此厚待,我二人不知以何爲报!」

  白瑞雪笑道「只要你们二位以后与我们同心协力,瑞雪随时扫榻向迎,任二位享受。」

  唐贵道「我二人从此对白姑娘忠心不二,任由差遣。」

  史通明道「在下有一冒昧要求,不知白姑娘可否应允!」

  白瑞雪拿过一条枕巾擦着一片迷糊的玉胯,美目流转,娇声道「史大哥有话尽管说。」

  史通明顿了顿,鼓足勇气道「我们想每天都能品尝到白姑娘的圣水,不知道白姑娘能否满足!」

  饶是白瑞雪放浪形骸,阅人无数,也不由的心头一蕩,不禁轻笑道「我那髒物真有如此美味吗?又骚又鹹的!」

  唐贵接道「能每天喝到像白姑娘如此风姿玉貌的美人的玉浆,是每个男人的梦想,还请白姑娘成全。」

  白瑞雪芳心激动,柔声道「那有何难,以后你二人到我房里来,我尿给你们就是。」

  二人听见白瑞雪应允,心中雀跃不已,齐声道「多谢白姑娘!」

  白瑞雪又道:「我也该离开了,你们体毒刚除,今晚便多加休息,养足精神,明天还有重要事情要办呢。」

  白瑞雪说完,幽幽走下榻来,从桌上取过自己的白色贴身亵裤,分开玉腿,将那一片湿滑的玉胯妙又草草地擦拭了几下,眼看那本是纯白的香软之物已是玉津涟涟,拧水就滴,不禁娇声道:「这物事实是不能上身了,你们如是喜欢,我就留给你们罢了。」于是把那片淫香软布仍给了在床上欣赏佳人妙态的二人。二人如获至宝,忙不叠地将那湿漉漉的亵裤上闻着,再次品位着夹杂则白瑞雪动人的体香和骚浪的味道。白瑞雪这才樱唇含春,浅笑盈盈地穿上霓裳和罗裙,光着下身便走出房间。



百站百胜: